1)第1397章 世纪婚礼(7)_反叛的大魔王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97章世纪婚礼(7)

  夜晚似寂静深海。

  房屋如潜入夜晚的潜水艇,窗外的月亮仿佛遥远的灯塔。壁炉里的火光如同摇曳着的烛心,火红的亮光夹带着热量向着四面散发,将呼呼作响的彻骨寒意隔绝在了房间之外。随着火光摇晃,留声机的唱针在摇晃,大理石长条几上的酒瓶和酒杯的投影也在摇晃,被火焰映照的通红墙壁上白秀秀的影子也在摇晃,像是所有事物都在跟随着巴萨诺瓦爵士乐在酒液般醉人的红色海浪中轻轻摇摆。

  只有成默岿然不动,他端坐在单人沙发里凝视着面色微醺的白秀秀,手里捏着三张扑克牌。扑克牌上是白秀秀手绘的机器猫拳头、机器猫剪刀手和圆形的机器猫手掌,这手绘“石头、剪刀、布”,卡通的令成默都有些不敢相信出自对面这个美艳大姐姐的手。

  成默将画着机器猫圆形手掌的黑桃6反盖在了茶几上,等待着白秀秀出牌。白秀秀也没多看,背在背后的右手快速甩出了一张画着剪刀的红心A扔在了桌子上。

  “你赢了。”成默将盖在桌子上的牌收回手中,“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白秀秀倾斜着身体,优雅的端起巴卡拉水晶厂出品的“光之礼赞”,不疾不徐的将酒轻缓的咽入喉中,才放下酒杯说道:“当然是真心话。”

  和酒吧里红男绿女们,烘托气氛时常玩的“真心话大冒险”不一样,他们定的规则是赢家喝酒,并决定输家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你问。”成默淡淡的说,“不要有顾忌随便问。”

  白秀秀没好气的说:“不需要你说。”她借着给自己倒酒的时间思忖了片刻,等酒满杯时,才开口问道,“你至今为止,最高兴快乐的事是什么?”

  成默没有料想到白秀秀竟从这里问起,但这个问题一出,他就明白了白秀秀是在试着深入他的内心,以期待找到某种答案。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在白秀秀的问题中找到“正确答案”的线索,可他更知道以白秀秀对他的了解,自己如果真要迎合她而回答问题,她一定能感觉到。

  所以他要做的不是去试图给白秀秀她想要的答案,而是真诚的敞开心扉。

  他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哪怕真实的自己会让他失去白秀秀,也不能用言语去掩饰内心那个真实的自己。

  真诚才是最大的必杀技。

  于是他全然不像是在游戏,表情如同在与心理医生对话般郑重其事,但语调又仿佛在自言自语,“是我从恩诺斯回来,得知我的心脏病已经不能再威胁我的生命和健康的那次。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我兴奋到一路从家跑到江边,又沿着缃江跑到了猴仔石大桥,直到快要精疲力尽。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感受到如此纯粹至极的快乐,哪怕是在杀死大卫·洛克菲勒,

  请收藏:https://m.shlwx.com

(温馨提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