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番外1_以农为本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元兴四十二年,皇帝六十整寿,今年的万寿节三省六部五寺九监从年初就开始筹备,番邦纷纷遣使来喝,某些国家更是直接王室成员来使,各地官吏也铆足了劲儿给皇帝陛下献祥瑞,讨皇帝陛下欢心。

  然而那些花样百出的祥瑞在皇帝陛下眼中统统都比不上扬州传来的大好消息——扬两优十号水稻亩产突破六石。

  “诸位卿家,这才是真正的祥瑞!”皇帝拊掌大笑。

  众臣工齐声恭贺皇帝。

  宇内海晏河清,百姓安居乐业,四海无不称臣,恶邻不敢来犯。

  鳏寡孤独有人顾,长寿老人杖于朝,孩童读书朗朗声,妙龄女郎考状元。

  中央大国,赫赫天.朝,终见盛世繁华。

  皇帝看过扬州送来的亩产六石的稻米,拿过林福的奏疏再看,踌躇满志。

  “林卿。”皇帝唤林尊,说道:“福丫头外放该有十年了吧?”

  林尊道:“回陛下,林福检校扬州刺史正好十年,再加上外放为扬州长史的时间,近十三年了。”

  皇帝虚点林尊两下,笑道:“你倒是记得清楚。”

  林尊嘿嘿笑两声。

  孔察看着林尊,神色复杂极了。

  前些日子圣人召政事堂的执宰们登高,说起某个典故,在场在执宰们都听懂了,这是在隐晦地点他孔察年纪大了,该退位让贤了。

  今儿个圣人说起林福外放的时间,那就是要把人召回京了。孔察知道林福一旦回京授职,林尊为了一双儿女的仕途必定是要请辞,如此知情识趣自然是让皇帝满意的,加封晋爵绝对少不了。

  同样是要乞骸骨,一个是风光让位,一个是无奈离开,其中差别实在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孔察暗叹,自认除了出身,自己哪方面都比林尊要强,自己官至从二品尚书左仆射,林尊不过一部尚书,自己还比林尊早了许多年入政事堂执宰,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

  他思来想去觉得,除了出身,自己比林尊差的也就是子女儿孙了,他比不上林尊有一双争气的好儿女。

  慈母多败儿,老妻实在是不会教养儿女,害他明明属清流却不得不为子女多打算而站队吴王,也因此让他为清流所诟病。

  那些所谓清流又怎么懂他眼看着子女不争气、能够想象待他百年之后挣下的这份家业会被不肖子孙败坏成什么样儿,这种痛心疾首与忧虑的心情。

  可惜造化弄人,他看着觉得吴王有潜龙之象,然而吴王的生母和外家却是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没用便罢了,还成了吴王的拖累。

  他不想承认自己站错了队,可这么多年下来吴王似乎离东宫越来越远了,而扬州那位大家一开始都不太看好现在却……

  “阿翁。”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孔察的思绪,他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是谁,能不经通传就来紫宸殿的,宫里也就那位小郡

  请收藏:https://m.shlwx.com

(温馨提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