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204章_以农为本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襄武郡王前脚进了崔府“赏花”,后脚消息就传遍京中的高门士族,荣恩侯一听到就坐不住了——襄武郡王这是何意,难道他是站在了楚王那边?

  清河崔乃士族大姓,其传承与底蕴是他这等因女晋身的新贵无法比拟的,哪怕楚王在招携逃户剿匪时得罪了不少世家门阀,然他生母出身清河崔,他就能收拢士族的心。

  士族与新贵,天然有壁。

  本就得了不少士族支持的楚王若是还笼络了宗室,那自家的吴王岂不是没多少胜算了?

  荣恩侯越想越坐不住,必须要找一个人商量商量才行。

  女儿是不行的,她比自己还六神无主;外孙又远在封地,就算去信了一来一回也要不少时日,就怕等信的功夫襄武郡王已经投向了楚王;自己养的那些门客也感觉没多大用处,出的主意曾经都被外孙驳回了;那么就只能去找支持外孙的朝臣要个主意了。

  谁呢?

  荣恩侯立刻就想到了外孙前往封地前最后见的那人。

  翌日,申时初,尚书左仆射孔察下了值,才出皇城就被荣恩侯堵在了景风门。

  “孔公,好巧。”荣恩侯笑得殷勤。

  孔察:“……”

  “相请不如偶遇,老夫寒舍备有薄酒,还请孔公赏脸移步。”荣恩侯引手向自己的马车。

  孔察:“…………”

  荣恩侯不动,很坚持要请孔察,后者无奈,这么僵持也不是个事儿,遂上了侯府马车。

  待到了荣恩侯府坐在正堂上,孔察懒与荣恩侯寒暄,径直说道:“侯爷有话直说。”

  荣恩侯脸上的笑僵了一瞬。

  孔察虽然没有直视荣恩侯,眼角却一直都在观察他,见他面露不豫之色,冷哂在心,说道:“若是侯爷没有话说,那孔某就告辞了。”

  他是投向了吴王不假,想要挣得从龙之功为孔家子孙后代打算,相比起身后皆是士族的楚王来说,他认为吴王身边更容易得势。士族与新贵有壁,他们可看不上自己这个寒门出身科举入仕的新贵,哪怕他已经是从二品大员。

  他看不上荣恩侯一家也不假,荣恩侯不过是以女晋身,小人得志就敢不把京城权贵们放在眼里,四处得罪人。

  要他说,如果没有荣恩侯一家,恐怕吴王早就不是今日这个样子了。

  孔察说着就要走,荣恩侯赶紧起身拦下他,虽然心里不爽,但还是要赔笑脸:“孔公,孔公,你这才来呢怎么就急着走。老夫的确是有事想与孔公商议,来来来,坐下说话,也尝尝老夫这儿的西域美酒。”

  被这么劝,孔察还是矜持坐下,问道:“侯爷有何事要与孔某商议?”

  荣恩侯亲自给孔察面前的玉杯中倒上郁金酒,劝了两句,看孔察喝了酒才松口气,说起正事来:“孔公想必也知道,昨日襄武郡王去崔府赴宴。”

  孔察微微颔首以示自己知道。

  “这襄

  请收藏:https://m.shlwx.com

(温馨提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